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江郎才尽。
O captian,my captian.
嫁人当嫁张宗子。
正在逃避现实。
娱乐至死。
年轻人咕嘟咕嘟冒出来,不要小看年轻人。
我只是个孩子,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心态破碎,随时可能因为各种小事崩溃。
我不知道人类的悲欢是否相通,但他们真的很吵闹。
我,佛系青年。
社交恐惧症晚期,已放弃治疗。
不读坏东西,不过坏日子。
愿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识君甚幸。

前几天看到余光中先生去世的消息的时候,我正靠在暖气上跟同学聊天,突然有人在群里说了一句:“余光中去世了。”下面又有人回复“??”那人说:“是的。”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从小学第一次读《乡愁》就觉得作者一定是很厉害的人,竟能写出那样精妙的诗句。初三时有段时间很喜欢他,作文写李白,满脑子都是“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九州一色还是李白的霜。”
 
——————————————————————
 
每一次看小隐的视频或是读拾叁太太的随笔,总会莫名的有一种幸福感,好像人生平白添出些希望,有了继续的动力。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样的人,现在想想,他们大概就是对“人类童年的美,灵魂的美,艺术的美”能“透过万千世相凝视它,认出它的人”。
 
那种“精神明亮的人”。
 
【注:引号里的话都是王开岭的。】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