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江郎才尽。
O captian,my captian.
嫁人当嫁张宗子。
正在逃避现实。
娱乐至死。
年轻人咕嘟咕嘟冒出来,不要小看年轻人。
我只是个孩子,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心态破碎,随时可能因为各种小事崩溃。
我不知道人类的悲欢是否相通,但他们真的很吵闹。
我,佛系青年。
社交恐惧症晚期,已放弃治疗。
不读坏东西,不过坏日子。
愿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识君甚幸。

夏日终曲


 
中二少年捶了一下讲台,路过的男生喊了一声“啊!真疼!”中二少年问:“我打到你了么?”那个男生绕到另一边抚摸了中二少年捶过的那个地方。
“你可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
 
峰哥有天在空间发了张他跟一个高二的哥们儿的聊天记录,正聊世界杯,他问那哥们儿:“你不会考么?”
那哥们儿回答:“会考年年有,世界杯四年一次,你说哪个要紧?”
 
近来同学中因为赌球而倾家荡产者不在少数,我作为明灯觉得有责任照亮大家前进的路。
 
我同桌在大家聊得兴高采烈时悠悠插了一句:“又在我的知识盲区里啊。”
 
——————————————————————
 
因为高一结束,高二分班,突然发现这个班里还有很多人不熟悉,想认识。比如我同桌到现在也没记住全班人的名字,比如近一个多月才熟起来的然然,比如直到考完最后一门历史才跟我有了五句对话的文科大佬。
 
还有很多有趣的人,我还没来得及结识就要分开了。
 
之前也抱怨过班里没有淑婧那样的大佬,但现在看来,班里并不缺少有趣的人。他们的有趣,不是充满思辨的文学和哲学,他们有趣得平凡。他们的有趣,是晚自习压低声音说的一段评书,是中二少年喃喃的一段咒语,是苏吹写在留言册上的歌谱,是因为纪录片的某个片段发出的心照不宣的笑声……
 
的确,我们的生活普通得近乎庸俗。我们一起看B级片,因为拳击而热血沸腾;一起听摇滚,音乐生私下温习了好几遍乐谱;一起看世界杯进球集锦,男生们都挤在电脑前为C罗欢呼……
 
愿你们始终是热爱生活的人。
 
——————————————————————————
 
发成绩那天临开家长会,班长在黑板上写了全班的请假条,班主任签上了名字,我又用湿抹布擦掉。
 
现在,事情都结束了。
 
——————————————————————————
 
我跟鸟哥说以后要常驻理一门口,想想文科班里就剩下了点像中二少年或者我同桌那种人就心绞痛,更不用说那些只有塑料友谊的女生。
 
一定要跟文科大佬搞好关系!
 
————————————————————————
 
我的高一生活就这样结束啦。
暑假就这样开始啦。
 
——————————————————————
 
题目与本文没啥实质性联系,但我就是爱用别人标题。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