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江郎才尽。
O captian,my captian.
嫁人当嫁张宗子。
正在逃避现实。
娱乐至死。
年轻人咕嘟咕嘟冒出来,不要小看年轻人。
我只是个孩子,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心态破碎,随时可能因为各种小事崩溃。
我不知道人类的悲欢是否相通,但他们真的很吵闹。
我,佛系青年。
社交恐惧症晚期,已放弃治疗。
不读坏东西,不过坏日子。
愿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皮且怂。
识君甚幸。

【2018全国卷1】2035年的他

  

公元2035年,我正站在一个公交站牌底下。

  

阳光很好,灿烂却不刺眼,我晒着太阳小声哼着歌。

  

我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是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我想起有人说不喜欢王小波,因为看他的书会忍不住回想自己的人生。于是我也开始回忆,从我出生的那个“千禧年”到8岁时的大地震,10岁时的世界杯,18岁时高考的作文题……直到我站在这里的那一刻为止。这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其他情节:我从别人的报箱里拿走皱巴巴的头版报纸,杜甫在竹林外呼喊,老师关起门来说时事,我跟同桌在讲台后面大骂教科书——

  

我为什么会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站在公交站牌底下呢?

  

我环顾四周,路上没什么人,一辆公交车在我面前停下,我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公交车开走了。马路对面一个男生看了我一眼。

  

我隐约想起我站在这里是要等人。我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我决定在这儿等下去。人们总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和机缘、使命和挑战,我猜我的责任就是站在这儿。我不知道与我同一代的人是怎么样,也许差不离跟我一样。我们等的那个人模糊不清,这没关系,我们这一代人早已习惯了面对虚无的未来。

  

我突然觉得这个节点莫名其妙,阳光、马路、公交站,包括我和我的等待,都是荒唐的。造物主大概是个荒诞派,拆掉了所有红绿灯后宣布他再也不出门了。

  

这时我看到马路对面的那个男生朝我走了过来,他对我说:“来吧,我们喝杯咖啡吧。”

  

我心中登时充满希望:“你是谁?”我问他。

  

“戈多。”

  

————————————————————————

  

跟风之作,没够字数,别在意这种细节。

  

2020年文科考生瑟瑟发抖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