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江郎才尽。
O captian,my captian.
嫁人当嫁张宗子。
正在逃避现实。
娱乐至死。
年轻人咕嘟咕嘟冒出来,不要小看年轻人。
我只是个孩子,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心态破碎,随时可能因为各种小事崩溃。
我不知道人类的悲欢是否相通,但他们真的很吵闹。
我,佛系青年。
社交恐惧症晚期,已放弃治疗。
不读坏东西,不过坏日子。
愿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识君甚幸。

柏拉图

 
课间陪同桌在操场上看她男神打球。
 
我们站在篮球场的另一边,我对她说:“我去帮你问他姓名吧。”她拒绝了。“那我们站近一点看吧。”她又拒绝了,说她远远看着就挺好。
 
白姑娘说那男生就是她心里的白莲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我说这就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啊,还是单相思。
 
她问我,谁?我说,你啊。她又问,我怎么了?我说,你这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啊。
 
她问,谁?
 
我想她活该单身。
 
————————————
 
“你大学想学什么?”同桌问我。
 
“历史或者政治。”
 
“那以后呢?”
 
“去做老师或者研究员吧。”
 
“那你就可以去故宫了。”
 
“故宫……”我想了想,“如果能去故宫,让我扫地我都去。”
 
“那我们一起上高中吧,我们一起看帅哥!”她兴奋地拉着我说。
 
我说:“好呀,你看上哪个,我就帮你写一百封情书塞他桌斗里,不带重样。”
 
“你别去什么故宫了,以后以代写情书为业吧。”
 
或许我同桌就是柏拉图吧。

评论 ( 2 )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