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江郎才尽。
O captian,my captian.
嫁人当嫁张宗子。
正在逃避现实。
娱乐至死。
年轻人咕嘟咕嘟冒出来,不要小看年轻人。
我只是个孩子,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心态破碎,随时可能因为各种小事崩溃。
我不知道人类的悲欢是否相通,但他们真的很吵闹。
我,佛系青年。
社交恐惧症晚期,已放弃治疗。
不读坏东西,不过坏日子。
愿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皮且怂。
识君甚幸。

当我们谈论文学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周五最后一节课是物理,同桌在和组长传纸条。我撇了一眼她们在聊什么,只看到一行“大抵是真的吧”。我问同桌,你说话什么时候一股鲁迅风范了,她说“大概”笔画太多。
 
突然想起来那天讲完《藤野先生》,老王随口说了一句鲁迅是中国最先觉醒的一批人。那些每天干阴阳师的瞬间炸了,下课就编了一个名叫“文学家”的游戏设定,鲁迅一定要是ssr,被动技能叫“学医救不了中国人”,大招是“呐喊”,能让我方队友在本局觉醒。至于觉醒材料,得五个阿长四个内山三个寿镜吾,最重要还要两个闰土和一个猹。
 
等回过神来,同桌早已不知聊到哪里去了,赵总在讲台上旁若无人地讲着贝尔和二进制,而我想好了作文的最后一段:
 
“救救读书人。”
 
———————————————————
一点日常,不知所云。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