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江郎才尽。
O captian,my captian.
嫁人当嫁张宗子。
正在逃避现实。
娱乐至死。
年轻人咕嘟咕嘟冒出来,不要小看年轻人。
我只是个孩子,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心态破碎,随时可能因为各种小事崩溃。
我不知道人类的悲欢是否相通,但他们真的很吵闹。
我,佛系青年。
社交恐惧症晚期,已放弃治疗。
不读坏东西,不过坏日子。
愿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皮且怂。
识君甚幸。

莫道来处,莫问归途

我本不是江南人士,少年时游历至七宝镇,娶了这里的姑娘,便安顿下来。后来那姑娘死了,我又一个人在此居住,每日打鱼为生。
 
一日,我在渡口见到一公子,似是故人。我招呼他上船,他请我带他在镇里看看。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记得那天格外热,闷得像蒸笼一般,那天渡口也格外挤,有许多外地人躲进这小镇。后来……你知道的,后来那些逃难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又跑去了别的地方。那公子问我他们为何要涌进这小小的七宝镇,其实我也不太明白,但我对他说:“天下还太平,是他们自己不太平。”
那公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似有心事。果然,紧接着他说他来寻人。
“寻人?寻人可不容易。”我有心逗他一逗,“我们这里流水太清,桃花太艳……”
“怎么说?”
“太安逸了嘛。”船慢慢向岸边靠去,我抓紧最后一点时间想同他再说两句,“这样的日子人人向往,自然会招来不好的人。”
我想那公子定是从我的话里听出了点什么,下船时他向我道谢,问我要什么报酬。我摆摆手,说不必。
 
我知道他从哪里来,也知道他来做什么。二十年前我也是同他一般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下了景山,渡了长江,到了七宝镇,隐姓埋名,自以为从此能远离江湖,可殊不知这样才是真正踏入江湖。
“他要回去了。”船划进另一条河道时我想,“真可惜。”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