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江郎才尽。
O captian,my captian.
嫁人当嫁张宗子。
正在逃避现实。
娱乐至死。
年轻人咕嘟咕嘟冒出来,不要小看年轻人。
我只是个孩子,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心态破碎,随时可能因为各种小事崩溃。
我不知道人类的悲欢是否相通,但他们真的很吵闹。
我,佛系青年。
社交恐惧症晚期,已放弃治疗。
不读坏东西,不过坏日子。
愿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皮且怂。
识君甚幸。

【有关冷cp】我曾答应过自己

 

真是伤心。

但这或许又没有什么可伤心。

当我站在干冷的空气里时,突然宁愿回到那拥挤庸碌的世界里,跟无数和我怀着同样感情的人一起坐在餐桌旁分享食物。虽然总得等嚼过十几块石蜡和无数鸡肋后才能找到那么一两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但总归是有粮吃的。

现在呢?我已独自跋涉过不知多少山岭沟壑,仍未见到一点人烟。胃和舌头在不断叫嚣,不论是甜腻的白砂糖还是拉嗓子的玻璃渣都无所谓——只要有什么能磕碰到牙齿,挤走消化道里的空气……再这样下去我会疯掉!而我能做的只有张牙舞爪地对着冷风发泄。

够了,我受够了!不能总做一个伸手党,也应该自给自足。但我却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努力想说什么,但因干涩而粘在一起的嘴唇却分不开。当我终于张开嘴时,又没有什么可说了。我不知道这荒原有多大,也不知道沼泽在哪里,我对此一无所知,这一切似乎就是为了逼我知难而退。可我不甘心,即便只有断章取义得来的一点热情,也想一直走下去。这甚至不配被叫做热爱。

终于,地平线间出现了房屋,有了人烟。他们也是和我怀着同样感情的人,我们一起坐在篝火旁分享着为数不多的面包和糖果,一起把肆虐的西北风碾碎,融进咖啡,吞入永不满足的胃。

骄傲的仿佛我们就是西伯利亚的王。

或许我曾答应过我自己什么,但现在,我不在乎。
 
——————————————————————
 
很多年前的东西,拿来存档。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