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江郎才尽。
O captian,my captian.
嫁人当嫁张宗子。
正在逃避现实。
娱乐至死。
年轻人咕嘟咕嘟冒出来,不要小看年轻人。
我只是个孩子,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心态破碎,随时可能因为各种小事崩溃。
我不知道人类的悲欢是否相通,但他们真的很吵闹。
我,佛系青年。
社交恐惧症晚期,已放弃治疗。
不读坏东西,不过坏日子。
愿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识君甚幸。

又拖了很久,啧。
蛮久之前的书又拿出来重读,反正就是很喜欢他们。
 
前段时间看完了《在路上》,喜欢得不要不要的。
有点想研究一下“垮掉的一代”,最近在看《草叶集》,但进展并不明显。
  
翻了翻《小说药丸》,对于青春期的中二病她们说要看《麦田里的守望者》。
 
终于看了《文学回忆录》里唐诗的部分。
“李白的性格是明亮的,就像唐三彩上的釉。”
天呐,我死了。
 
入了音乐剧的坑,法扎真是好看。
谁能给我弄到上海去看现场演出,连人带命都是他的。

评论 ( 5 )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