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江郎才尽。
O captian,my captian.
嫁人当嫁张宗子。
正在逃避现实。
娱乐至死。
年轻人咕嘟咕嘟冒出来,不要小看年轻人。
我只是个孩子,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心态破碎,随时可能因为各种小事崩溃。
我不知道人类的悲欢是否相通,但他们真的很吵闹。
我,佛系青年。
社交恐惧症晚期,已放弃治疗。
不读坏东西,不过坏日子。
愿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皮且怂。
识君甚幸。

年少时的小心思


 
曾经我确信,我和姐姐是一个也嫁不出去的。她爱的人永远不会爱她,而我,怕是一辈子也不知道怎么爱人。
 
但后来一切都变了,我有了心心念念的人,即便同他们隔了几千年的光阴;姐姐也竟放低了眼光,小心翼翼地喜欢上隔壁班的男孩。
 
有一天我从班门口向外望,透过办公室的门窗,看见教学楼另一头的树,绿色的。我想,这就是年少时的小心思吧。
 
白姑娘常跟我念叨她跟她在隔壁班的对象,从平时的小动作到谈恋爱该不该用脑,直接导致我一晚上什么作业也没写。
 
周五下学,跟姐姐还有她的两个同学一起在校门口吃小吃。姐姐一会看一下手机,小哥哥一回话她就激动万分地问我要怎么回。
 
我告诉她,要不是我俩还有点血缘关系我早不管你了。
 
她的一个同学指着路口电箱上的空优酸乳盒子说,你就是那盒子,照不到光。
 
姐姐指着路灯说,我是那灯泡,旁边还有另一个,光芒万丈,你们才是那孤零零的饮料盒子。
 
这他妈还没成呢已经膨胀成这个样子了,要真成了可怎么办。
 
——————————————————————
 
回了家,姐姐发微信给我,说她觉得那个小哥哥不喜欢她。她又编了一个“我妹妹的同学”去询问了其他人的意见,竟得了个“他就是个渣”的结果。心灰意冷,她要全身而退,然后把小号给了我,让我去跟那男生交涉。
 
我战战兢兢和他搭理两句话,觉得自己搞不定这事,只好很那男生互道晚安,把小号扔了回去。
 
白姑娘说想去社团的晚会,问我正装该穿什么样的。过一会又补了一句,说她对象也要去。
 
我想了想,作业这么多,还是回去写作文吧。
 
————————————————————
 
少年人啊,无非就这么点烦恼嘛。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