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江郎才尽。
O captian,my captian.
嫁人当嫁张宗子。
正在逃避现实。
娱乐至死。
年轻人咕嘟咕嘟冒出来,不要小看年轻人。
我只是个孩子,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心态破碎,随时可能因为各种小事崩溃。
我不知道人类的悲欢是否相通,但他们真的很吵闹。
我,佛系青年。
社交恐惧症晚期,已放弃治疗。
不读坏东西,不过坏日子。
愿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识君甚幸。

这周的语文作业是给刘和珍写挽联。
写完之后我觉得得给自己再写一副。
 
——————————————
 
下午跟白姑娘颜颜去了市图。和省图相比市图更有现代感,而且阅览室是开放的。
桌子上的灯很漂亮,有点复古的感觉。
有自助借还书的机器真是太棒了,更棒的是无论书还是读者证和省图都是可以通用的。
有查询的功能也很棒,虽然结果是我想找的书根本没有。
但其实一排一排书架穿梭也挺好。随着脚步声书架上的感应灯会哒的一声亮起来,很有节奏感,更何况我还在听《十面埋伏》。
借了本《做饭》,汪曾祺先生的。
站在一楼大厅里仰视在楼层间交横穿梭的漫长台阶,鼻尖萦绕着小甜饼的味道,感叹图书馆真是天堂的模样。
太爽了!
 
——————————————
 
网易云对我怕是有什么误解。
自从听了《二泉映月》以后日推慢慢就不对起来了。
 
——————————————
 
我对世界,世界对我,怕是有很深很深的误解。
 
——————————————
 
决定要买宋裤和褙子了。
最近负能多,总得有点让人开心的事情。
 
——————————————
 
前桌的妹子叫紫嫣,我想了半天蹦出一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都付了断井颓垣……”
不能是从这句里取的名字哇?
 
————————————
 
想点一点手工技,后来发现技能点怕是都用在脑洞上了。
指甲油兑水,用一根坏了的书签抹的。
就问你六不六。
讲真还是很喜欢这个颜色的。
 
————————————
 
就这样吧,晚安。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