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江郎才尽。
O captian,my captian.
嫁人当嫁张宗子。
正在逃避现实。
娱乐至死。
年轻人咕嘟咕嘟冒出来,不要小看年轻人。
我只是个孩子,我承受了我这个年纪不应当承受的痛苦。
心态破碎,随时可能因为各种小事崩溃。
我不知道人类的悲欢是否相通,但他们真的很吵闹。
我,佛系青年。
社交恐惧症晚期,已放弃治疗。
不读坏东西,不过坏日子。
愿你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皮且怂。
识君甚幸。

间接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勉强混过中考,摊了个不好不坏的高中上,进了一个还算可以的班,遇上了一群只比原来的更闹腾的同学。
 
哇,这就是我的高中生活。
 
——————————————
 
是谁让我对高中有极其美好的印象的?
谁告诉我文科生是可以把日子过得跟诗一样的?
文科生一起不是他妈吟诗作对是在数学中垂死挣扎!
 
————————————
 
偶然听到前方的中二少年讲他要上中戏,使正趴在桌上当咸鱼的我万分惶恐:我要振作起来,学习!
 
然后我爬了起来,翻开语文书。同桌见状跟我讲:“看书干嘛?”于是,我们愉快地讨论起该养一只什么样的鸟。
 
——————————————
 
我的同桌是个老干部。
每天哼着《国际歌》,叫我从桌上起来时雷打不动就一句:“苏联解体了!”(这时中二少年就会跟一句:大清亡了!我会回一句:跟我有屁关系!)
今天他跟我说要买件长衫,鲁迅那种,还想养只喜鹊。我说,你整一鸟笼子,弄两只画眉啦百灵啦能叫的,提溜上,早上到公园里转悠去,肯定能在一众大爷中脱颖而出,吸引众多大妈的注意。
 
然后他否决了我的提议,坚决要养喜鹊。
 
——————————————
 
嘛,很久没写的随笔又回归了,只不过人物换了一拨。
我毕业了。
我升学了。
依然爱你们,所有人。
永远。

评论
热度 ( 6 )